些許鮮紅的血在水泥柱上緩緩的滑動,地上蜿蜒流動的,也是相同的腥紅,但更多的卻是已經乾涸成暗紅色的血塊。

在夕陽的照耀下,這一幕場景更是觸目驚心。

「哈哈哈,我打到四十隻喔!」紫荊很開心的將自己的獵物堆成一座小小的山丘,對其他人炫耀著說。

紫荊將武士刀收回畫筒,蹦蹦跳跳的跑到韓衛身邊。

「阿衛,你打了幾隻?」紫荊看著地上完全癱瘓無力的殭屍,很開心的問。

據說韓衛曾經是黑道的人,因此對待仇人都是把對方的骨頭打碎,讓他感受生不如死的痛苦。

這個習慣在他成為食屍魔後,也沒有改變。

「唔,好像是三十七隻吧。」韓衛看著一地癱軟如果凍的殭屍,慢慢的說。

「好棒!我又贏你了!這次我要吃冰淇淋聖代!」紫荊很快樂的拍手,迎向韓衛略帶寵溺的微笑。

這是屬於紫荊和韓衛兩人之間的約定,輸者要請贏家吃東西。

雖然食屍魔已經無法靠人類的食物維生,但是還是有一些像紫荊這樣的,依然眷戀著過去的生活。

而紫荊從來沒有注意過韓衛總是刻意讓她,每次都會謊報自己的成果。

「嘖嘖,像個長不大的小鬼一樣。」柯昕鄙視的看著紫荊。

「至少比人生無趣又暴力的老頭好多了。」紫荊嘟起嘴,看著滿身是血的柯昕,斜眼看了回去。

「妳說什麼?」柯昕瞇起眼睛,眼神兇狠的瞪了過來。

「沒有啊,我什麼都沒說,對不對,阿衛?」紫荊笑嘻嘻的說,最後一句是問身邊的好友。

「嗯。」韓衛認真的點點頭,看起來無比正經,但眼中的笑意出賣了他。

「你們兩個!」柯昕看著一搭一唱的兩人,啞口無言。

「阿衛,我們去看邪。」紫荊歡樂的勾著韓衛的手,無視柯昕的無語。

只見風邪拿著一隻筆,默默的在殭屍的衣服上,標上了數字。

「邪,妳這裡有幾隻?」紫荊很有耐心的等風邪寫完才問。

「妳說呢?」風邪微笑著反問。

「邪這麼厲害,至少有一百隻吧。」紫荊偷偷往最後一隻殭屍的衣角瞄,卻被風邪眼明手快的遮住。

「只有八十六隻喔。」白止晃了過來,懶散的說。

風邪噘起嘴,不滿的看著白止。

劉痕暗暗的瞪了白止一眼,不動聲色的踩了對方一腳。

「這樣已經很多了,我那邊只有七十隻,白止更少,只有六十多。」劉痕摸摸風邪的頭,溫柔的說。

「我明明......。」白止正想反駁,卻被韓衛捂住嘴巴。

一群人打打鬧鬧,就像是一群普通的青少年,跟剛才兇狠嗜血的樣子判若兩人。

羅舞呆呆的看著,眼中是錯愕。

他從來沒想過他們也有人性,會笑、會哭、會保護自己所愛的人。

也許,他們真的不是那麼惡劣,也許,他們真的沒有錯。

這樣的念頭在他心中滋長。

 

 

「喂,你家好像有個大冰庫吧,借我們用用,當作賠償行不行?」風邪走到羅舞面前,問道。

「喔。」沉浸在思緒中的羅舞想都不想的答應了。

「好啦,大家把東西搬上車,去羅家囉!」風邪微笑著大聲說。

眾人很有默契的將自己的獵物搬上一旁看起來是宅配用的小貨車,把三台都裝得滿滿的。

接下來很快的猜拳,決定最輸的三人來開。

結果是韓衛、白止和柯昕。

劉痕跳上一台帥氣拉風的機車,對風邪伸出手。

紫荊也愉快的坐上一台銀白色跑車,從口袋中掏出鑰匙發動。

「走吧。」風邪對所有人說,雙手環住劉痕的腰。

淺藍色的機車帶頭奔了出去,目標是羅家。

緊追在後的是一輛有著漂亮流線的跑車,後頭還跟著三台普通的貨車。

這時,羅舞才回過神,想到自己答應了什麼。

「要死,老爸會不會殺了我?」羅舞苦笑,也發動摩托車,往家的方向前進。

 

「羅爺爺,好久不見。」風邪巧笑倩兮的對羅湖說。

「風丫頭啊,妳最進怎麼都不來了啊?」羅湖看到風邪,露出燦爛的笑臉。

「人家忙嘛。」風邪甜甜的笑著說。

當羅舞到達時,看到的就是這個景象。

風邪這個食屍魔的大王正向自己的爺爺撒嬌,看起來無比詭異,但其他人都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。

「羅爺爺,羅舞答應借我們你們家的冰庫冰食物呢,快帶我去吧。」風邪拉著羅湖的手說。

「哦?那就走吧。」羅湖挑眉看了眼自己的孫子,有些困惑。

風邪幾人各自搬起一些殭屍,跟羅湖走進了位於羅家地下室的冰庫。

這間冰庫比停車場還大,但是風邪的殭屍也不少。

走了好幾趟,連羅舞都一起幫忙才搬完。

「羅舞呢?」當一行人準備道別,細心的劉痕發現一件事。

羅舞不見了。

《待續》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很好我快打完了,再一章就夠了吧

是說我把主角弄不見了誒

太棒了,感覺可以超展開了哈哈

明天來唱歌吧

全站熱搜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