被拎了出去的羅舞,滿腹疑惑的看著醫學系的大樓。

 

他對於劉痕過於異常的臂力感到錯愕,也對風邪的一襲話感到迷惘。

 

「該回老家一趟了。」羅舞撇了撇嘴,似乎對於他的老家有很複雜的情緒。

 

跳上了摩托車,油門催到底,然後如同一陣風的消失在醫學大樓前面。

 

在羅舞的全速前進下,很快的,他就到了一棟古色古香的大宅。

 

「臭小子,都放假幾百年了,現在死才回來!」一道低沈的聲音從房子內傳出,還附帶了一支拖鞋。

 

羅舞低頭躲開,對於家人這種迎接方式早已見怪不怪了。

 

「臭小子,不準打我的乖孫,打跑了怎麼辦?」另一道沙啞的聲音也傳了出來,雖然蒼老,卻是中氣十足。

 

羅舞聽到這個聲音,才鬆了口氣,懶懶的跺了進去。

 

「爺爺,老爸。」羅舞看著門口的壯年男子和老人,打了聲招呼。

 

「乖孫啊,你終於回來啦。」老人很愉快的說。

 

這個彎著腰,拄著拐杖的老人就是羅舞的爺爺,羅湖。

 

「臭小子,什麼風把你吹回來的啊?」壯年男子有點酸溜溜的說,自己的老爸每次看到孫子就不要兒子了。

 

沒錯,他就是羅舞的爸爸,羅烈。

 

「爺爺,你知道食屍魔嗎?」羅舞直接無視他的老爸,著急的問。

 

「食屍魔?小子,你碰到什麼了?」羅烈瞪大眼睛問,他一向不喜歡那些傢伙。

 

「醫學系的學妹,叫風邪。」羅舞照實回答。

 

「那討厭的女人。」「喔?風丫頭啊。」羅烈和羅湖異口同聲的說。

 

「老爸、爺爺,你們認識她?」羅舞驚訝的看著面前的長輩,聽到了截然不同的回應。

 

「誰要認識她啊?」「她可是個好孩子啊。」又是異口同聲的相反立場。

 

「臭小子你就是要跟我唱反調是吧?」羅湖瞇起眼,盯著羅烈。

 

「沒啊,老爸我怎麼敢?」羅烈露出痞痞的笑,滿臉口是心非。

 

「你這臭小子!」羅湖皺起眉,抓起拐杖就要往羅烈身上打。

 

「爺爺!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!」羅舞看著準備揍人的爺爺,大聲說。

 

「小舞啊,你自己去藏書室看吧,鑰匙給你,你也該知道了。」羅湖解開一直掛在脖子上的鑰匙,遞給了羅舞。

 

羅舞接過鑰匙,轉過身一溜焉的跑了。

 

「臭小子,我跟你賭,小舞會站在我這邊。」羅湖對羅烈狡猾的笑著。

 

而羅烈,竟然難得的沒有反駁。

 

 

羅舞跑向藏書室,手中緊緊抓著鑰匙,他當然知道這把鑰匙是用來開什麼的,天知道他有多想拿到這個鑰匙。

 

走進藏書室,濃厚的書香味向他襲來,每個書架上的書都像士兵般整齊的排隊站好。

 

藏書的種類從古典名著到食譜雜誌都是應有盡有,恐怕連圖書館都比不上。

 

不愛看書的羅舞對這一切視若無睹,逕自走向藏書室的最深處。

 

那裡擺著一個看起來年代久遠,卻保存的非常良好的方形木盒,但是木盒卻是鎖上的。

 

羅舞小心翼翼的打開後,看到了裡頭一本同樣看起來年代久遠的童話故事和一疊泛黃的白紙。

 

翻開童畫故事,一個短短的故事呈現在他眼前。

 

 

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個美麗的村落,村裡的男子都很帥氣,女子都很漂亮,老人慈祥,小孩活潑,儼然就是一座世外桃源。

 

村子的民風純樸,可以夜不閉戶。

 

而且村子裡的人們自給自足,與外界沒有往來。

 

直到有一天,一群異樣嗜血的奇怪傢伙來到了他們的家園。

 

他們吃人。

 

而且只吃人腦,剩下的屍體又會變得與他們相同。

 

無心、無情,只想吃人。

 

村民為他們取了個名字,殭屍。

 

這群殭屍即使被擊中了心臟也不會死去,只有徹底粉碎他們的頭部,他們才會停止。

 

但是當村民發現這點,早就來不及了。

 

村子只剩下幾個青年,懷著滿腔的怨恨和心碎被感染。

 

但是,當他們再次睜眼,他們卻不想吃人。

 

他們,想吃殭屍。

 

《待續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剛剛被抓出去玩

我媽對我整天呆在家很不滿.....

然後我要承認羅爺和羅爸的名字是亂取的

哈哈哈哈哈哈

全站熱搜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