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妳妳妳......在幹嘛?」羅舞看著女孩的行為,結結吧吧的說。

 

「吃早餐啊。」風邪一臉的無辜,除去她手上剩下的眼珠,看起來就像是個無害的鄰家女孩。

 

「妳怎麼可以吃阿啟的眼睛!」羅舞指著風邪,憤怒的說。

 

「人類都可以吃魚眼睛,為什麼我不能吃殭屍的眼睛?」風邪一臉莫名其妙的反問。

 

「妳!」羅舞啞口無言的看著風邪,他怎麼從來不知道這個女孩這麼伶牙俐齒。

 

風邪微微笑的看著羅舞有口難言的表情,心中是說不出的爽快。

 

羅舞看到風邪的笑,突然覺無比的煩躁,惡狠狠的抓起自己身旁的椅子,用力的朝風邪丟了過去。

 

又是一個如鬼魅般的位移,椅子用力的砸中風邪背後的殭屍。

 

殭屍的腦子如同西瓜般爆開,鮮紅的血和白花花的腦漿全都撒在只避開椅子的風邪手上。

 

風邪看到撒在自己身上的東西,不但沒有一絲正常女孩子該有的驚慌,反而露出一抹無比燦爛的笑。

 

丁香小舌探出了嘴巴,妖嬈的舔過手上紅紅白白的痕跡,全部吃進肚子後,還露出了意猶未盡的表情。

 

「妳怎麼可以就這樣把他吃了?」羅舞雙目赤紅的看著風邪,她的行為真的是太變態了。

 

「我不吃,也有別的傢伙會吃,再說,你們這些人也會把他們殺掉的啊。」風邪一臉無所謂的說,似乎一點感覺都沒有。

 

但是只要仔細看著她的手,就會發現她的雙拳緊握,浮現出一條條青筋。

 

「那也是妳害他們變成這樣的啊!」羅舞繼續指控她。

 

「喔?你們人類可以養豬養牛,不準我們養殭屍啊?」風邪不屑的笑著。

 

「妳......,妳憑什麼把他們變成殭屍?妳說啊!妳憑什麼?」羅舞看到她的神情,只覺得一把火從心口竄出。

 

「最討厭你這種自詡為正義使者的傢伙了!如果真的這麼厲害,那為什麼我變成這樣的時候都沒人來幫我!」風邪也吼了回去,眼眶微微泛紅。

 

「妳說什麼?」羅舞睜大眼睛,對她的話表示困惑。

 

「關你什麼事!痕,把他趕出去!」風邪揉了揉眼睛,對門口喊。

 

劉痕默默的走了進去,似乎已經在那裡站了很久,安安靜靜的對羅舞做出了一個「請」的手勢。

 

羅舞只是站在原地盯著風邪,沒有搭理劉痕的意思。

 

「滾。」淡淡的聲音,不怒而威。

 

羅舞這才轉頭瞪著劉痕,雙腳仍然一動也不動。

 

劉痕抿了抿嘴,伸手像是拎小雞一樣,把羅舞提了起來,然後走了出去。

 

留下的風邪,隱約還可以聽見羅舞的掙扎聲。

 

 

一會兒,劉痕又走了回來。

 

風邪雙手抱膝,縮在角落,額頭抵在膝蓋上,依稀聽到了啜泣聲。

 

劉痕蹲在風邪面前,輕輕的摸摸她的頭。

 

每次都是這樣,每次風邪又吃了殭屍都會像這樣無助的哭泣,就像是她剛成為食屍魔的那段日子。

 

每次吃殭屍都是生理上無比的渴望和心理上絕對的抗拒,但是終會是飢餓戰勝了道德。

 

同伴們都慢慢接受了這個事實,但風邪,從來都不肯接受。

 

也許就是這樣她才保有她的人性、她的悲喜,才不曾變得麻木,或許就是這樣,她才會是他們的王,他們獨一無二的王。

 

「他憑什麼這樣說我?他什麼都不懂。」悶悶的聲音,充滿埋怨。

 

「就是因為他不懂,他才會這樣說。」短短的話語,卻含著滿滿的安撫。

 

「是嗎?」風邪抬起頭,臉色很蒼白,眼眶很紅。

 

「嗯。」劉痕點頭,心疼的環住風邪瘦削的肩膀。

 

也許這是謊言,但此刻,卻沒有人會戳破它。

 

青年摟著女孩,形成一幅唯美的畫面,......只要不去看後面的殭屍的話。

 

「痕,怎麼辦呢?我好像越來越矯情了。」風邪略帶哽咽的聲音傳了出來,帶了點自嘲的無奈。

 

「這才是真正的妳,溫柔善良。」劉痕淡淡的說,但眼中的溫情卻是濃得化不開。

 

《待續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嗚嗚這章我寫風邪寫得好心疼

風邪好可憐,大家不要罵她了啦

先說我明天不發文,今天畫水彩打擊太大了

要休息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不要太想我喔Y(^_^)Y

全站熱搜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