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前往醫學系校區的路上,羅舞回想了一下這個名叫風邪的女孩。

 

記得莫白說過風邪是她的鄰居,兩個人每天總是一起上下學,無一日例外,即使上了大學,兩人的關係依舊很好。

 

印象中是個秀氣好看的女孩,有一頭烏黑的長髮,身材很嬌小,估計是不超過一米六,臉上總是掛著一抹狡黠的笑。

 

會記住她只是因為戚卓曾經想要追她,反而被莫白罵得很慘吧。

 

戚卓......。一想到戚卓,羅舞的心情瞬間變得低落。

 

想著想著,就到了醫學大樓的門口。不知道是不是假日的緣故,附近都沒有人活動的蹤跡。到處都靜悄悄的,一點聲音都沒有。

 

是都還在睡覺,還是......?羅舞抿了抿嘴,不願意再想下去。

 

突然大樓裡傳來甜美清脆的笑聲,羅舞嚇了一大跳,隨即三步併做兩步的衝上樓。

 

一把推開傳出聲音的門,羅舞做好會看到血腥場景的準備,卻發現裡頭是在正常不過的畫面。

 

風邪坐在桌子上笑得直不起腰,她的身後站著一個青年,還有一群看起來是她同學的男女圍繞著她。

 

「喂,妳跟我出來一下。」羅舞走過去拉過風邪的手,就要走出去。

 

「鬆手。」風邪身後的青年拉住羅舞的手,冷冷的說。

 

羅舞皺起眉,對青年怒目而視,心裡卻對兩人冰冷的手感到困惑。

 

剛才抓住風邪的手臂,一點溫度也沒有,而青年的手卻是冷得像一塊冰。

 

「痕痕,放手。」風邪看著青年和羅舞的對峙,開口說。

 

青年微瞇起眼,神情非常的不贊同。

 

「劉痕!」風邪噘起嘴低吼,眼神非常不滿。

 

「你敢傷害她,你就死定了!」青年憤憤的瞪了羅舞一眼,恨恨的放開手。

 

「怎麼?怕他吃了我啊?」風邪對劉痕笑了笑說,似乎一點都不擔心,然後踩著輕快的步伐走了出去。

 

 

風邪爬上樓梯,打開其中一間空教室的門,等羅舞也進去後,細心的掩上門。

 

「羅學長,所以說,你有什麼事找我呢?」風邪勾起一抹笑,靠在一張桌子上問。

 

其實不用想也知道,面前的男子絕對是為了那杯液體而來的。

 

「妳跟小白感情好嗎?」羅舞看著眼前甜美的女孩,有點無法把她和剛才那可怕的景象連接在一起。

 

「莫姐啊?不是很好吧。」風邪似乎沒有想到他會問這樣的問題,有些驚訝的說。

 

「為什麼?」羅舞困惑的看這臉色有點奇怪的女孩,明明兩人前幾日還很親密的挽著手一起逛街的啊。

 

「無可奉告。」風邪吐了吐舌頭,俏皮的說。

 

「那......妳跟戲劇系有仇嗎?」羅舞聽到這個答案,也不是很意外,又繼續問。

 

「沒有啊。」風邪很乾脆的說,眼神很無辜,看起來不是在說謊。

 

「那妳今天有拿東西給小白嗎?」羅舞又丟出了一個問題。

 

沒想到一直都笑得甜甜的女孩皺起眉,眼中閃過一絲不耐煩。

 

「你可不可以不要一直拐彎末角?你是想問那杯東西是什麼?為什麼他們會變那樣吧?」風邪用力的拍了下桌子,很不高興的說。

 

「是啊,那妳就快說吧。」羅舞吃了一驚,卻很冷靜的說。

 

「那杯是殭屍的口水喔,喝了殭屍的口水當然會變殭屍啊。」風邪露出一抹邪氣的笑,就如同她的名字一樣。

 

「妳為什麼要這樣做?」羅舞聽到這個答案,嚇得退了兩步。

 

雖然早就猜到了,但是親耳聽到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。

 

「呵呵,當然是為了吃啊。」風邪笑了,燦爛得像一朵盛開的罌粟,美麗卻無比致命。

 

《待續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章好棒,一滴血也沒有

話說我們的幕後黑手終於出現啦

超開心的耶

 

風邪表示:當壞人的感覺真好

全站熱搜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9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