背後又是另一幅駭人的景像,即使羅舞已經做好心理準備,仍被嚇得倒抽一口氣。

 

一個人蹲踞在一個倒在地上的身影旁,蹲著的是系上的高材生,樓冉,不管演什麼都難不倒他,甚至已經有公司與他簽約了。而躺著的是羅舞的最好的朋友之一,叫做戚卓,也是系上最帥的那一個。

 

但是此時樓冉卻一把撕開戚卓的肚皮,就像在撕開糖果包裝紙一樣,然後掏出裡面的腸子,開始啃食。

 

「小舞,救我......。」細微的嗓音,夾雜著哭腔。

 

戚卓還沒斷氣,破碎的文字從他的嘴巴滑出,跌落在地上。

 

羅舞這時才回過神,抄起一旁的鐵椅,往樓冉身上砸去。

 

樓冉被打到一旁,嘴巴吐出不成文的聲音,然後站起來。

 

這時,羅舞才看到樓冉的眼睛呈現詭異混濁的黃色,皮膚則是帶著蒼白的灰暗,滿身的鮮血,更是增添了幾分恐怖。

 

看起來就像電影裡的殭屍。羅舞心想。

 

「把他的頭打爆,那是他的弱點......。」戚卓輕輕的嗓音傳來。

 

羅舞看著眼前的同學,猶豫不決的打不下去。

 

「快,他已經不是你認識的阿冉了。」戚卓低吼,臉上佈滿著急。

 

猶豫的同時,樓冉向他撲來,羅舞反射性的揮了一下椅子,樓冉的腦袋立刻爆開,像是放煙火一樣,白色的腦漿和殷紅的鮮血朝四處飛濺,替房間增添不少色彩。

 

 

「天啊!戚卓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」羅舞看著自己的手,又看了看樓冉,最後盯著戚卓。

 

戚卓的肚子被敞開,裡頭的內臟和斷裂的腸子都一覽無遺,他的臉上一點血色都沒有,蒼白得像是初落的雪。

 

「小白今天早上拿了一杯奇怪的東西來,他說是跟醫學系拿來鎮定用的,怕我們上臺會緊張,所以叫大家喝一點。」說到這裡,戚卓喘了一大口氣,輕輕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腹部。

 

「然後呢?」羅舞追問,他很難相信這種奇怪的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。

 

「小白、阿冉和葉子都喝了。然後小白就把系花和她朋友弄成那樣,阿冉要吃我,你也看到了,然後葉子跑出去了。」戚卓又說,聲音微微的顫抖著。

 

羅舞回想了一下,小白本名是莫白,是個很溫柔安靜的女孩子。而葉子叫做葉昂,是個很善良的女生,很愛護小動物。

 

「然後,阿啟和小寒被咬到以後,變得跟他們一樣,也跑出去了。」戚卓很難過的說,他感覺到他的生命正隨著血液的流出消散。

 

方啟和水寒是系上的情侶黨,感情好得嚇人,據說從小學交往到現在。

 

「那杯東西,是誰給小白的?」羅舞問。

 

「她說是一個醫學系的學妹,叫做......。」戚卓的聲音漸漸變低,似乎快要不行了。

 

「是誰,快告訴我!」羅舞急忙搖了搖戚卓,沒有顧及到他的傷口。

 

「叫......風邪的樣子......。」戚卓看著掉了一地的內臟們,苦笑著說。

 

沒想到會死在自己人手中啊......。戚卓無奈的閉眼。

 

「喂,戚卓!」看著軟倒在地的友人,羅舞大力的推推他,眼中露出心慌。

 

但是他的友人卻像是破碎的布娃娃,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,大概也不會再動了。

 

「該死!那個風邪!管妳是不是故意的,妳都死定了!」羅舞大吼,動身前往醫學系。

 

《待續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寫完了愉快的第二章

究竟我們的羅舞能不能找到親愛的風邪呢?

請持續鎖定將•屍

 

全站熱搜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