骸舞羅葛格請進~你心愛的殭屍特餐(其他人慎入

內涵大量鮮血腦漿等病態物品

 

 

冬天的早晨,總是讓人昏昏欲睡。

 

「啊,吵死了。」一個少年踢翻響得正歡的鬧鐘,緊緊的抱著被子。

 

少年的名字叫羅舞,是著名大學戲劇系的學生。

 

「小舞,起來了!今天不是要成發嗎?你還睡!」同寢室的室友叫紫焰,是這個寢室的活鬧鐘,也是和羅舞一起長大的好朋友。

 

「阿焰,再讓我睡一下。」羅舞低聲的說,頭往被窩裡鑽了鑽。

 

「起來囉。」紫焰在心中默數了三秒,然後又說。

 

「好啦!」羅舞翻身坐在床上,睡眼惺忪的抱著被子。

 

「我說小舞啊,現在已經快八點囉,你們不是八點半開始彩排嗎?」紫焰的聲音帶著微微的笑意,似乎頗開心的。

 

「什麼!你怎麼不早講!」羅舞立刻從床上跳起,快速的換衣服,刷牙、洗臉。

 

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完畢,羅舞抓起昨晚就收好的東西,飛奔出了房門。

 

門外隱約傳來摩托車的發動聲。

 

仍在房內的紫焰慢條斯理的收著背包,眼角瞥過閃著07:30的電子鐘,輕輕的笑了。

 

 

羅舞停好車,用跑百米的速度衝上二樓,一把拉開大講堂的門。

 

「對不起,我遲到了!」羅舞對著講堂大喊,並大大的鞠了躬,但回應他的卻只是一片安靜。

 

偌大的禮堂裡一個人都沒有,羅舞看了一眼手錶,上面長針指著十二,短針指向八。

 

「阿焰!你耍我!只是,不應該一個人都沒有啊。」羅舞大叫了一聲,隨後低聲說。

 

突然,舞台的後方傳出了一陣聲響。

 

「該不會是躲在那裡準備嚇我吧?」羅舞翻了翻白眼,沒有任何危機意識的走了過去。

 

一走到準備室的門口,卻聞到一股濃濃的血腥味。

 

「搞什麼啊?」羅舞皺起眉,打開從外面鎖上的門。

 

門內一片昏暗,但隱約看出裡頭有幾個人影,羅舞按下開關,卻被眼前的影像驚呆了。

 

地上有著許多尚未乾涸的血跡,顏色鮮豔,像是一朵朵盛放的紅花。旁邊還有混了一些碎裂豆腐般的白色物體,彷彿紅花叢中的點點白梅。

 

靠著牆坐著的,是他門系上的系花,但曾經讓所有男性讚嘆的臉蛋,現在卻是傷痕累累,沒有一處是完好的。而被毀容的頭顱和纖細的脖子只剩一點點的皮肉相連,大大的傷口像是嘴巴般咧開,像是在嘲笑著。

 

在系花身旁的,是她最要好的朋友,也是整個系最認真的女孩子,雖然不特別漂亮,但是很討人喜歡。

 

此時,她那張說出許多風趣話語的小嘴被割下,鼻子也被削去。雙手和雙腳也被砍斷,斷手和斷腳被扭曲成奇怪的形狀,像是垃圾般的被扔在一邊。

 

羅舞看著這淒慘的畫面,一陣反胃。

 

這時,背後傳來了咀嚼聲,羅舞緩緩的轉了過身......。

 

《待續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我又挖了一個坑.........

都是舞羅葛格害的!!

要不是他,我也不會突然想寫這種題材!!!!!

全站熱搜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