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信念開始動搖,當信仰逐漸粉碎,究竟該如何才是對的?

 

神之殿堂,清晨。太陽才剛露臉,朝霧也尚未散去,一向寧靜平和的聖堂卻傳來嘈雜的聲音。

「老大!殿下不見了。」一個提著劍的少年撞開聖堂大門,大聲呼喊道。

看到他暴躁的態度,不知情的人大概會覺得他是來搶劫的。

裡頭一個白衣勝雪的女子轉過身,眉頭幾不可見的輕蹙了一下。

但這微小的動作卻無損她聖潔如同天使般的容顏,燦金色的頭髮,蔚藍如大海般深邃的眼睛,就像是神話故事中的天使。而一襲比雪更白的衣裳,更是襯托出她不凡的氣質。

她正是天界的大天使,白羽,掌管著生命,是僅次於天界領導者的存在。

「老大!妳聽到了嗎?我說,殿下今天早上沒來晨練!」少年以為對方沒聽見,又重複了一次。

「我聽到了,小黑只是睡過頭了吧?」白羽看了眼幾乎快散架的門,平靜的說,似乎一點都不訝異聽到自己的同伴消失的消息。

兩人口中的殿下、小黑,是與白羽有著相同地位的死神,黑銀,負責所有生命的消逝。

「怎麼可能!殿下睡過頭就跟老大不祈禱了一樣,根本就不可能啊!」少年大喊出聲,為自己最崇拜的人辯護。

「小亞,不要一直大吼,這裡是聖堂,不是練劍場。」白羽淺淺的笑,口氣卻是無奈的。

「老大!不要老是叫我小亞,我已經是大人了!」聽到了對方的稱呼,少年立刻跳了起來。

「亞彥啊,你在我眼中仍然是孩子啊。」白羽溫和的笑著,聲音中卻帶了點滄桑。

「哼!」亞彥撅起嘴,哼了一聲。

「喂,小白。這大概是小黑留給妳的吧。」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傳來,門口赫然站著一個俊逸如同天神的男人。

門前的男子懶散的打著呵欠,卻無損他高貴的氣質。如果說名為白羽的白衣女子像是天使般聖潔,那麼這個男人就像是天神般高貴完美。

一頭短髮比陽光還要耀眼,寶石般的眼睛比天空更加清澈,找不出一絲缺點的臉蛋,絕對可以吸引所有女性的目光。即使是一副沒睡飽的樣子,仍然優雅的無懈可及。

「啊,主宰大人。」亞彥看著門口的男人,將手放上胸口,行了個標準的騎士禮。

確實,這個男人正是神界最高的領導者,維持著世界的平衡,大天使白羽和死神黑銀是他最重視的兩個部下。但是卻沒有人知道這個全天界最高貴的男人的名字,他只有一個稱號,那就是主宰。

不同於亞彥的恭敬,白羽儘是微微的點了下頭致意,就接過了信封。

攤開信紙,乾淨的紙上只有三個秀氣的字--對不起。

白羽眼神微微的暗了下來,他終究還是離開了。

只有自己和主宰知道,黑銀最近很不開心,雖然他仍然和平日一樣,但是白羽就是知道,他很不快樂。他開始對自己日復一日的工作感到迷茫,感到了厭倦和巨大的疲倦,雖然主宰是他發誓要永遠效忠的對像,但是他卻像是失去了目標和動力。

「小孩子不要偷看。」主宰看著偷偷摸摸的少年,手指勾了勾,少年的腳步就停止了。

「我不是小孩子了!」亞彥再一次的大聲說。

但回應他的,卻只是主宰懶洋洋的呵欠。看到自己的話被無視了,亞彥氣沖沖的跑了出去。

「主宰,要把他找回來嗎?」白羽的臉上佈滿了憂愁,聲音中也是滿滿的擔心。

黑銀即使活了千年,又是惡名在外的死神,但天界的大家都知道,死神殿下就像個長不大的孩子,非常的單純。

「讓小黑去看看吧,這麼多年了,也該放他幾天假了。他的工作,妳就先幫他吧。」主宰很隨意的說,眼中劃過一絲心疼。

白羽和黑銀是自己剛成神時,一手養大的的孩子,雖然不是親生的,卻比任何人更親近。

「嗯。」白羽點點頭,眼中的憂色卻沒有散去。

「不用擔心,小黑總會回來的。畢竟這裡終歸是他的家。」金髮男人笑得恣意,似乎一點都不擔心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是一篇關於宿命的故事,

也許每個人都有自己存在這個世界上的宿命,

神祗大概也不例外。

但是我們的生命只有短短數十年,

神卻可說是永恆不滅,

那麼如果神對自己的工作厭倦了,

他該怎麼辦咧?

 

最近應該會先打這一篇,故事的整體架構都想好了。

其他的就先等等吧,頂多先把楔子打好。

不過如果有特別想看的,可以跟我說,我會斟酌打一些。

 

全站熱搜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