像是正下著雪的世界,什麼都是白色的。

白色的樹、白色的花、白色的屋、白色的少年少女,彷彿連風都夾雜著一絲白。

「誒,藍藍。」白衣的少女突然停下吹奏短笛的手,輕輕的喚了聲自己的同伴。

「嗯?」坐在屋簷下的少年闔上書,抬起頭看著花園中的少女。

「聽說人死後會變成風,守護在心愛的人身邊呢。」少女輕笑了一聲,甜甜的笑著說。

「又在胡說什麼?別總是提到死。」少年猛地蹙起眉,臉上浮現一絲不悅。

「這是風告訴我的喔。」像是看不見少年的不開心,少女自顧自的說了下去。

「傻瓜,風怎麼會說話呢?」少年嘆了口氣,無奈的說。

「要用心去聽,還要用心去看,很用心很用心。」少女認真的神情,一點都不像是在說謊。

「......,沒有啊。」少年睜大眼睛,並仔細的聽了一會,卻仍然什麼都沒有。

「因為你沒有用心嘛,你都只是用耳朵聽、用眼睛看,當然聽不到。」少女笑嘻嘻的說。

「......。」少年看著少女的笑顏,有片刻的失神,他很擔心這樣純潔的笑就要消失在世界上了。

「吶,藍藍,我死掉之後,一定是待在你身邊吧。整個世界就只剩你對我是真正的好了。」少女笑的很可愛,似乎一點也不覺得自己在說一件很悲傷的事。

「別再說了!妳會好好活著,不會死的!」少年失控的大吼,吼聲帶了點哽咽,說出口的話,不知道是說給對方,還是自己聽到的。

「藍藍,你不要生氣,你要高興才是,能和你一起活到十六歲的生日,我已經很滿足了。」少女空洞的眼對上少年的眼,聲音很淡很淡,像是沒有感情一般。

但是熟悉對方的少年卻明白,少女的聲音越冷淡,就表示她越難過。

「能認識你,我真的很開心,希望下輩子還可以再見到你。希望我們下輩子都不再有這麼沉重的使命了。」少女的聲音又輕又柔,像是說出口就會消散在空氣中。

「別再說了。」少年泯起嘴,這種像是在交待遺言的話,他一點都不想聽。

「不說的話,以後可能沒機......,唔!」少女微笑著,突然臉色發白。

「妳怎麼了?快來人啊!」少年驚慌的看著少女身體軟軟的倒了下來,眼明手快的一把接住她。

「藍藍,別叫了......,我想再跟你說幾句話。」少女伸手阻止了少年,鮮血從她的嘴角滑落。

「妳說。」少年強忍聲音中的顫抖和眼中的酸澀,輕輕的說。

「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為什麼我總愛叫你藍藍嗎?」少女甜甜的笑著,笑容像是可以滴出蜜。

少年點點頭,心裡著急為什麼都沒有人趕來。

「因為你身邊的風是藍色的,是很好看的藍。」少女微微瞇起眼,像是在回憶。

然後,瞇著的眼緩緩閉上,不再張開。

「醒醒啊!」少年絕望的嘶吼,伸手要搖醒她,卻在碰到的前一刻,少女就粉碎成了雪白的花瓣。

「不!」宛如受傷的野獸,少年狂吼出聲,心好像也隨著少女的崩裂,碎了一地。

盼望著能再見到她一面,只要再看一眼就夠了。

然後,他看到了。

雪白的氣流在少女碎裂的上空匯集,慢慢的變成了剛剛還在自己眼前的少女。

少女的笑容,依然那麼甜美、那麼純潔。

少年顫顫的伸手,抓到的卻是一把雪白的空氣。

少女笑著用白色的手輕輕的拂過少年的臉,涼涼的,帶著花的輕香。

下輩子,要記得來找我。少女的嘴巴動了動,沒有聲音,少年卻明白了。

下次,我們還要在一起。少年也張開嘴,卻驚訝的發現沒有聲音。

低下頭,看到了自己也是一團藍色氣流匯聚的,這才想起,當少女死去,自己也不會活著。畢竟,兩人的生命是連結在一起的。

那,就這麼說定了。少女微笑著,顏色緩緩褪去,完全消失了。

少年閉上眼,感覺到意識漸漸的模糊,最後只剩一片空白。

庭園裡,只有一地的雪花般的花瓣,和一片寂靜。

全站熱搜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