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,有個少年。
他有個青梅竹馬的少女。

當他們長大,他們理所當然的相愛。

然後,步入禮堂。

如童話故事王子公主般幸福的兩人,有了一個愛的結晶。

但是,太幸福的兩人遭到了老天的嫉妒。

隨著胎兒的成長,即將成為母親的少女卻日漸消瘦。

那年冬天,最寒冷的一天。

成為父親的男人,送走了一生的摯愛。

然後,迎來了自己的女兒。

可是,小女嬰一出生就非常虛弱。

一出生就染上了嚴重的肺炎。

一出生就有氣喘的毛病。

男人毅然決然的辭去城中的工作,帶著女孩到了鄉下。

女孩的身體一直都不好,感冒發燒對她都是家常便飯。

也許是因為疾病,女孩顯得特別早熟。

她從不哭泣,也不吵鬧。

痛得無法忍受時,也僅僅是皺一下眉。

漸漸的,女孩連眉頭都不皺了,只是不停的笑,笑的甜美可人。

可愛,卻不真實。


男人到了鄉下,開始自給自足的生活。

除了在田裡,其他時間都看著女兒。

也許是不願面對那與妻子太過相似的臉,在田裡的時間總是佔了多數。

於是女孩時常是孤單的。

除去偶爾來訪的鄰家姐姐,就沒有其他認識的人了。

直到女孩七歲生日那天,附近來了個陌生的青年。

比爸爸還要高,長得很好看的大哥哥。

大哥哥很溫柔的跟自己說話,還有玩耍。

之後的每一天,大哥哥都在同一個時間來拜訪。

直到女孩漸漸長大,成為少女,才發現了不對之處。

大哥哥從前和現在都長得一樣,沒有變老。

少女提出疑問,換到的是沉默。

然後,青年轉身走了。

沒有留下一句解釋就離開了。

接下來的好幾天,青年都不曾出現。

之後,少女死心了。

她沒有哭,只是笑著將破碎的心收好。

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,她喜歡上了這個溫柔寡言的大哥哥。


或許禍不單行這句話是真的。

大哥哥離開後的幾天,一群奇異的陌生人來到家裡。

那是清晨,男人和少女都還沒起床。

一群有著黃眼睛灰白皮膚的怪人闖進家中。

他們將仍在睡夢中的男人撕成碎片。

少女被奇怪的聲音驚醒,還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,手臂就被狠狠的咬了一口。

一大塊肉被撕了下來,還來不及感覺到痛,身體就已經作出反應。

跑。快跑。

少女奔出了家門,後頭跟著一群怪人。

跑著跑著,少女漸漸感到力不從心。

好喘、好喘。

快要不能呼吸了。

氣喘發作了。

大口大口的吸氣,但空氣只是在口中徘徊,無法進入肺部。

沒力氣了......。

少女癱倒在地,後頭的人們追了上來。

一雙漂亮的眼睛憤恨的看著慢慢模糊的景象。

就要死了嗎?不甘心,好不甘心。

依稀的看到那些傢伙撲來,少女等著無盡的痛苦降臨。

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擋在自己面前。

是大哥哥啊。少女微笑,眼神卻是渙散的。

別睡。仍是一貫的省話。

青年抽出一把短刀,迅速的砍下那些攻擊者的頭。

對不起。回到少女身邊,青年說。

少女只是微笑著搖搖頭,閉上雙眼,像是睡著了。

青年小心翼翼的擁著少女,像是在捧著一件珍寶。

或許別人會覺得青年瘋了,但是他很清楚他在做什麼。

他在等。

一天一夜後,少女漂亮的眼睛再一次的睜開。

然後,留下眼淚。


風邪的眼角閃爍著莫名的水光。

『又想起以前的事了。』劉痕說,不是問句,而是肯定句。

風邪微笑,不說話。

『月牙兒,想哭就哭吧。』劉痕輕撫風邪的背,無比溫柔。

月牙兒,那是風邪曾經的暱稱。

她的爸爸總是那麼叫她。

因為她的名字曾有個月字。

『我已經不是月牙兒了。』風邪撇嘴。

自從爸爸死去,風邪就不再使用過去的名字。

她將過去的女孩,連同爸爸一起埋葬掉了。

『嗯。』劉痕點點頭。

但他們彼此都知道,她還是。

她的名字就是最好的証明。

『如果我不是王,你還會對我這麼好嗎?』風邪看著溫柔的青年,有片刻的失神。

『就算妳不是王,妳也是月牙兒,唯一的月牙兒。』劉痕笑笑,深情的說。

《全文完》

------------------
寫完自己都覺得好感動
特別是最後一句
結果我還是沒有把風邪還不是風邪的時候的名字寫出來
算了啦,就自己想吧((直接說懶得想不就好了
然後葛格我還是今天發了誒
以下是抱怨,不想看可以跳過

 


最近很煩......
家裡最近很多事,特別是我哥的事
他指考考不好,然後他又去學校銷過
所以家裡剩我一個,所以就被遷怒了
害我很不想打文,完全喪失鬥志啊
唉好累
好想長大然後逃離這裡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星楓邪羽 的頭像
星楓邪羽

繁星點點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