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為了......吃?」縱使羅舞已經設想過無數的回應,卻仍然沒有料到會是這樣的答案。

 

「就像是人吃食物,殭屍吃人一樣,我們就是吃殭屍啊。」風邪笑得燦爛,完美的掩蓋住那一絲的痛苦。

 

「吃......殭屍?」羅舞喃喃的重複風邪說過的話,臉上除了震驚,還是震驚。

 

「很好吃的喔。」風邪笑了,非常愉快的看著羅舞的表情。

 

「妳到底是誰?」羅舞恢復了先前的冷靜,盯著風邪問。

 

「喔?你不知道嗎?」風邪挑眉,露出詫異的神情。

 

「為什麼我應該會知道?」羅舞困惑的反問。

 

「你不是東凌羅家的嗎?你家的老頭子沒告訴過你啊?」風邪皺起眉,臉上滿滿的都是不解。

 

「妳!為什麼會知道?」羅舞錯愕的看著風邪,不能明白對方為什麼知道他的身份。

 

東陵羅家、西門段家、南漠冷家和北海顧家是獵殺殭屍最有名的四大家族,據說他們是神的後裔,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。只要是圈內人,沒有不知道他們的。

 

「還真的是啊,真好騙呢。」風邪露出一抹狡黠的笑,燦爛的看著羅舞。

 

「妳到底是誰?或者說,妳到底是什麼?」羅舞抽了抽嘴角,有點不相信自己被騙了。

 

「告訴你也是可以啦,只是為什麼你不知道呢?」風邪無所謂的說,眼中盛滿了疑惑。

 

「我應該知道嗎?可是我從來沒聽過妳這種東西的存在......。」羅舞蹙眉,仔細回想腦中的知識。

 

「嗯,你該知道,畢竟我們和你們四家簽過協議的。」風邪說,眼神中有著微微的迷茫。

 

「可惡,居然瞞著我!」羅舞怒氣沖沖的說,一拳砸在桌子上。

 

木桌頓時被砸成兩半,木屑也隨之滿天飛散。

 

羅舞被木屑嗆得不停咳嗽,風邪銀鈴般的笑聲也迴盪著。

 

「真是蠢,那些老頭子不是說你是他們的精英嗎?原來精英都是這副蠢樣嗎?」風邪看著羅舞,略帶嘲諷的說。

 

「妳到底是誰?」羅舞忍著喉嚨的不適,艱難的問了一句,然後又開始咳了起來。

 

「我啊,是食屍魔喔,還是所有殭屍和食屍魔的王喔。」風邪笑了,帶著蒼涼的華麗。

 

 

「食屍魔?」羅舞看著風邪,不太能理解這個可怕的名詞和面前的少女有什麼關係。

 

「就是吃殭屍的怪物喔。」風邪還是笑著,彷彿她在說的都與自己沒有一絲一點的關聯。

 

「妳說什麼?」羅舞驚嚇的看著眼前笑容可掬的風邪,陷入了大大的恐慌。

 

風邪只是笑著,不發一語。

 

突然,一陣鈴聲響起,劃破了這片刻的沈靜。

 

「喂?是痕痕啊。」風邪接起電話,語氣很柔和。

 

「......,是嗎?放上來吧。嗯,好啦。待會見。」停頓了一下,似乎在聽對方說話,然後才接著說。

 

羅舞看著風邪,不太明白對方在說什麼。

 

「為什麼飛蛾總是要撲火呢?真的無法忍受會致死的誘惑嗎?」風邪喃喃的說,似乎在自言自語,又像是在問羅舞。

 

羅舞還沒有回答,門就被一把撞開,一個殭屍搖搖晃晃的走了進來。

 

還來不及反應,一道快如鬼魅的影子就竄了上去。

 

「喀喀......。」幾個聲響後,那個殭屍就被卸下四肢和下巴的關節,只剩一對眼睛兀自轉動著。

 

風邪無比溫柔的把殭屍放在桌上,讓他靠著牆壁坐著,這時羅舞看清他的臉。

 

「阿啟!」羅舞錯愕的看著自己的同學,但桌上的殭屍只是面露凶光的看著他。

 

「嘖嘖,這對眼睛看了真討厭。」風邪看著殭屍兇狠的目光,微微嘆了口氣。

 

然後,她伸出手,往殭屍的眼窩按下,再輕輕一勾,兩顆圓滾滾的黃眼珠立刻出現在她的掌心。

 

風邪似乎一點也不在意眼球上的黏液,當成圓球把玩著。

 

「妳......。」羅舞震驚的看著她的行為,但是女孩的下一個動作卻更是驚人。

 

只見風邪將一顆眼珠拋到空中,然後接住,但她用的是嘴巴。舌頭輕輕的一勾,便把那眼吃下肚。

 

動作是說不出的嫵媚動人,但吃的東西卻讓人完全不敢恭維。

 

《待續》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風邪真是可愛啊,好想養一隻

很好我給羅舞一個強大的後臺了,大概也可以解釋他為什麼不怕殭屍了

唔....

其實今天原本不想打的,昨天看電影今天好累

不過電影還不錯啦

變形金剛真的超帥的

特別是柯博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星楓邪羽 的頭像
星楓邪羽

繁星點點

星楓邪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